由 紙偶綠 發表於 週二 12月 25, 2007 10:45 am

村上隆 ╳ 誠品好讀,十問十答
更新日期:2007-12-10 記者:採訪/朱立亞 攝影/平井裕人

好讀:請您簡要說明,「藝術」對您來說是什麼,終極目標又是什麼?
村上:「藝術」就是一種溝通的方法。
  在與不同國家族群往來時,有時會需要翻譯人員進行溝通。但是藝術作品卻可以超越語言、種族甚至信仰、教育等等的隔閡,得到眾人理解或認同。因此,我最希望可以創造出超越國境、任何年齡都能理解的作品。特別是孩童,我期待自己的作品可以打動這些尚未被常識所束縛、充滿感性的孩子們,獲得他們的認同──這就是我認為藝術的最佳境界。

好讀:您書中談及,所謂的藝術作品,若不知道作法、賣法和宣傳手法,根本無法成立;同時也鼓勵藝術家要擁有許多強烈的物質欲望,導致許多人將這種手法解讀成「過度商業化」,您個人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這些負面評論?負面評論是否也會成為您創作的養分?
村上:我相信十五年後,這種負面評價根本不會存在。
 其實像我在書中所提倡的觀念和作法,在其他如廣告界的創意產業是很一般的概念,對於藝術產業則是全新的,適應期間難免會有各種批評產生。我現在的所做所為,由於前無來者,因此評論家們無法遵循過往的經驗給予評價。但是對於所有創作者而言,創作就是要不斷催生讓人眼睛一亮的新東西。因為新穎而招致批評,我認為這無可厚非,也不是很在意。

好讀:安迪.沃荷(Andy Warhol)很會藉由各種管道宣傳自我與作品,您也坦承自己會藉著名人朋友、跨界設計、媒體來提高藝術價值,您認為自己和沃荷相同與不同之處為何?
村上:在藝術(fine art)的領域裡,我和安迪.沃荷很相像的部分,就在於都喜歡打破藩籬──破壞藝術和商品之間的界線。有點像是大賣場,把價格、表現手法鎔鑄一爐之中,並跨界電影、電視等影像媒體。
  安迪.沃荷曾經以八釐米、十六釐米影片和即可拍創作,如果他活在現代社會,應該就是那種會在YouTube上面播放影片的藝術家。而我和他之間的最大差異,就是時代。因為時代和技術的差異,使得我們在媒體傳播速度和媒材使用上有著截然不同的選擇。

好讀:您的作品「727」曾經在二○○六年拍賣出一億日圓的天價,但是並非每個人都有資格擁有;在與LV的合作中,您又覺得該以銷售量決勝負。 這是因為您認為與路易.威登(Louis Vuitton)合作的系列屬於「商品」、而非「藝術」的關係嗎?您如何看待商品設計與藝術創作呢?
村上:從品質上來說,單件藝術品和大量製造的商業產品無法相提並論。藝術境界很多道理是相通的,我以音樂比喻,歌劇、鋼琴演奏、現場演唱都具有相當的價值,價格也與購買DVD或是觀賞電影不同。這種現場表演就是一種藝術單品。而把這些表演錄音、錄影後,壓製成CD、DVD,則像大量生產的設計商品。雖然藝術單品價值非凡,我們也不能說大量複製的商業產品就毫無價值。它們仍舊是從藝術中誕生,具有美感、藝術價值的物件。不同之處僅在於品質以及觀看時的衝擊程度。
  從藝術與LV系列的創作過程來看,就像現場演唱和灌製唱片的差異。如果現在是進錄音室演奏,演奏者就會對於樂譜上小音符的詮釋、聲音的表情等細節非常在意和挑剔。反過來說,現場演奏要傳達的是心中萃練過無數次的藝術感受和想法,而且無法重來,所以往往反映出當下直覺的表現。回到藝術或者說繪畫表現上來說,對我而言,不斷畫同樣一條線,在畫坊當中的商業製作就得小心翼翼,分毫不差,而如果是自我創作,就是閉上眼大筆一揮,直接將心中感受傳達到筆尖。

好讀:您曾詬病日本藝術教育的現況,甚至稱之為「安然死去的腐朽樂園」,那麼,您認為該如何改造現況?而在您預設之中,一個完善的藝術教育結構該是什麼模樣?
村上:首先必須說明,我所關心的重點並不在此,只是敘述內心想說的話,寫出自我觀點,並沒有想過要去「改革」或是「改造」日本藝術教育現況的想法。當初舉辦「GEISAI」(藝祭),就是希望開創、或是展現我對藝術經營與市場的想法。大眾看到這些點子,轉而思考藝術是否存在不一樣的可能,才能再從中蘊積出「改變」和「改革」。
  雖然我對於教育結構沒有積極改變的想法,若問我關於藝術教育的理想,我希望有人可以創造一種訓練頭腦的方法,縮短年輕藝術家們摸索的時間。尤其最近有件事情讓我對於「鍛鍊藝術頭腦」有了不一樣的體悟……為了祈求最新作品「大」明年二月能在紐約展出順利,出發前我請來和尚消災解禍。突然間,他們說水神降臨了,頃刻就落下大雨,讓我著實嚇了一跳(因為作品是河童和佛像的結合)。這種第六感似的感應,乍看之下不具邏輯性,但看過腦神經科學相關書籍分析後,我體認到背後原理是相當合乎邏輯的。所以,宗教其實就是一種鍛鍊頭腦的方法。過去不少出家人同時是藝術家、作家,就是因為他們腦部經過訓練,因而能夠產生優秀作品。一般創作者要把心中想法具體表現,總是得花上相當長的時間,雖然我現在創作的速度已經十分迅速,但是在達到當下程度之前,也是花費許多時間訓練而成。

好讀:對您來說,適合藝術發展的理想社會,會是什麼樣的結構呢?
村上:如果將藝術定義成西方藝術,那麼應當要有一群富裕階層或是權力者,他們可以收藏藝術家的作品。但是另一方面,這樣的社會也要有足夠的自由,讓一般民眾與上流社會的藝術有所接觸,產生相應對的庶民文化。從西方歷史來看,自創造宗教、權力者象徵的藝術中所誕生出的偉大作品,其最初目的,就是為了令人大吃一驚,所以那是不計成本、花費大量金錢堆砌出來的成果。而大眾則是從中獲得影響,使得其所誕生的美感融入生活、娛樂當中。因此無論上流階層的藝術收藏,或是一般庶民的生活娛樂,彼此間都可獲得交流和溝通的機會,這就是我心目中最適合藝術發展的社會形態。

好讀:您一直致力擴大日本藝術在國際上的勢力,最終希望能達到什麼程度?有什麼願景呢?
村上:日本和鄰近的台灣、中國都有過戰爭關係,對日本來說,就結果而言二次世界大戰是戰敗了,所以我們就像是美國的掌上玩偶一樣被其操縱,失去很多自我。因此,我希望未來能從亞洲地區尋獲日本人可以重新再出發的位置。
  這是一個非常抽象式的願望,綜觀我過去和現在所做所為,其實都是朝向這個目標的過程。我覺得亞洲市場很重要,更重要的是,怎麼從與亞洲各國的交流當中產生出不同於西方世界,甚至可與之匹敵的文化脈絡,這是我常思索的問題。

好讀:為什麼會想成立Kaikai Kiki藝術家經紀公司?當中遭遇最大的難題為何?
村上:Kaikai Kiki這個公司名稱源自一個著名的日本畫派。三百年前,日本傳統畫派中出現了一個維持了三百年的團體「狩野派」。他們在這三百年間不斷提供城堡裡的武士、貴族階層繪畫的服務。狩野派的第二代當家狩野德永,因其繁複畫風、充滿衝擊力的構圖,被評為「怪怪奇奇」(Kaikai Kiki)。我本身很喜歡德永畫中展現的創意和驚人力量,也希望公司能像狩野派一樣長久經營(最好也有三百年),所以就把公司名稱取為「Kaikai Kiki」。
  這是一家藝術經紀公司,但是我並非想去經營出什麼產品的品牌,而是代替不會表達自己需求的藝術家,成為他們與世界或是與收藏家之間的溝通橋樑,在背後支持他們的創作。當然,經營一家公司和成為單純的藝術家之間有著極大差距。
  對我而言,最困擾的應該是員工教育、勞動基準法,還有各種賦稅制度吧!像是美國與日本的稅額計算和差異這種事情,就非我強項,雖然公司內部有專門法務人員處理,但是身為最高決策領導人,我還是得硬著頭皮搞懂其中道理,這真是非常困難的部分!

好讀:您認為寫書和從事藝術創作有什麼不同?○六年六月完成《藝術創業論》後,現在您再回頭看本書,是否有什麼說法想推翻或補充?
村上:這本書是出版社(日本幻冬舍)以訪問方式整理而成。初稿完成後,再由我進行細部修正。老實說,訂正過程真的很無趣,繪畫創作才是我的本行,拿筆畫圖我還比較快樂。
  雖然成書之前已經從頭重來過一次,不過我還是發現很多想更改的地方。例如與LV的合作過程,其實並沒有特別的「策略」,都是因緣巧合、偶然之下的產物,而這當中也有些是我想得太多的部分,也許與事實有點微妙出入。

好讀:對於未來的藝術創作,您有什麼願望和期許?
村上:所謂的「西方藝術」(western art)是一種藝術家展現自我哲學觀的道具,也是目前我正在進行的創作形式。但日本傳統的藝術形式是裝飾設計(interior design),我認為「裝飾」和「藝術」之間不該存在界線。現在我已經相當熟悉西方的展現形式,也能創作符合這個標準的作品。但我很想超越這條藝術(fine art)分界,所以才會嘗試創作CD封面、動畫等等,開創出「藝術娛樂」(art entertainment)。這一方面,我希望自己能夠做得比別人更快,這樣才能成功,甚至是成為一門事業。
紙偶綠魔術屋~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green0000

 

創作者介紹

【開源節流】--> "開源" & "節流"

sleeping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