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當全球股市暴跌時,所有嘲笑巴菲特過早賣掉中石油H股的人的面目表情,一定相當難看。股神就是股神,並非浪得虛名。他用5億美元在中石油上賺了35億美元,差不多是蛇吞象了。偏偏有好事者人心不足,還在為股神計算少賺了多少億美元。而今,上千億資金為中石油站崗時,巴菲特也許回眸一笑,扮一個鬼臉逗你玩。

  巴菲特有一句名言:當所有人貪婪時,我恐懼;當所有人恐懼時,我貪婪。人面對財富時表現出極度的貪婪,似乎是一種本能。但是,同時具有一種恐懼的心態,確乎非一般人可以做到。該貪則貪,應懼則懼。我們的眾多股民有足夠的貪婪,尤其在牛市中表現出的貪婪,比飢餓的人扑在面包上瘋狂100倍。缺少的是像巴菲特一樣的恐懼之心。說完全沒有恐懼似乎也不對。我們大概是當別人貪婪時,我更貪婪;當別人恐懼時,我更恐懼。或者說,當巴菲特貪婪時,我們恐懼;當巴菲特恐懼時,我們貪婪。這就有點不好辦了。

    萬科的王石提出房價“拐點論”,很有點像幾個月前巴菲特賣掉中石油,這是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企業家所表現出的膽識。無論股市,還是樓市,把價格抬上去自己扛著並不難,難的是讓別人繼續扛著而自己賺了錢先溜之乎也。看過電影《南征北戰》的觀眾都知道,“再堅持最后5分鐘”的結果並不妙,指望別人“看在黨國的份上拉兄弟一把”無濟於事。樓市即使還未出現完全的拐點,但拐點或遲或早總會發生,估計過不了今年10月就一定會看見了。奧運過后,房租下來,二手房價下來,新盤是不可能一枝獨秀的。奧運概念,留給樓市的最后一個機會,就是看開發商誰的樓盤出手快,決不是誰的樓盤漲價快。

    巴菲特出手快,王石出手快,手中有錢,心中不慌。過不了多久,巴菲特就可以拿著賺來的錢去抄底了。那些還站在高崗上的兄弟們,拿什麼去抄底?只能等著被別人抄了底。王石通過降價把房子先賣出去,加速了資金的周轉率,整體效益提昇后,利潤不亞於“三年不開張,開張吃三年”的開發商。我國房地產開發資金的70%以上直接或間接來源於銀行,貨幣從緊的政策對開發商囤積土地、囤積樓盤的壓力將是空前的。從股市圈錢來的王石都不再當“地王”或漲價的“帶頭大哥”,很難說是他的道德情操一下子達到了“三個代表”的高度,更多的還是資本層面的考量。誰的資金鏈條不斷裂,誰才是市場上的最后贏家。

    現在,公開為樓市泡沫唱贊歌的聲音日漸式微。隨著各地新一屆政府官員把民生當作頭等大事來抓,廉租房、經適房、限價房等從過去市場的點綴變成住房保障體系,開發商為所欲為的獨角戲已經到了謝幕的時候。人們稍加留意,不難發現:反腐風暴正在影響樓市,上海市房地局一批官員的落馬,便是民生新政的開始。當此之時,王石喊出“拐點論”,或許是他多年登山給了他站得高望得遠的特殊膽識。一個酷愛登山運動的企業家,極有可能將這項運動的成功因素植入企業的經營決策中。因此,只會撥拉自己小算盤的開發商,不妨有空也去登山,增加一些“高原寒,炊斷糧”的憂患意識。

http://my.icxo.com/268991/viewspace-79188.html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sleeping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